老佛爺❕

滅絕師太/12藝術設計-zhbit

千萬不要跟不懂設計的人談設計

希望 未來的日子 被滿滿的安全感籠罩。

不要再輕易相信任何人。

今天吃了冰糖草莓 可是 不好吃了 沒有以前的味道
今天不洗頭 明天不打算出門 呆宿舍做畢設。

goodnight.雖然我還在做畢設🌚

順德➠唐家灣。

我真的好啰嗦

我明天回珠海了
等我回到珠海的時候你應該也到了巴黎 你看 咱們還跟之前那樣 登機前一通電話 然後詞窮的聊幾句 然後 你就到了 然後我就醒了
信誓旦旦滿懷期望到最後的絕望也不過是一秒的時間
多說無益
今天我媽帶小粽子去玩滑滑梯 我媽說她現在很喜歡玩那個旋轉的滑滑梯 還是我帶她玩的第一次 然後我媽說她玩的時候一直叫姑姑 聽到真是欣慰啊 我之前帶她玩的時候她都是叫的爸爸 真是越來越懂事了୧(﹒︠ᴗ﹒︡)୨
回來去了吉之島 人很多 很不喜歡這麼多人的地方 來來往往 一不小心身邊的人轉個身就看不到了 其實我想帶你來這邊玩的 帶你看看我住的地方 我平時去的地方 我也想帶你逛街 然後看到喜歡的東西朝妳裝下無辜然後心滿意足的給拿下 。。。
這一走 不知道要多少年了 或許你回來的時候我已記不清你的模樣 現在就已經有些模糊 就算你站我面前朝我走過來我都認不出了 我走路的習慣是不怎麼看人 就算看了也會馬上忘 除非是認識的除非是從偶像劇走出來的
噢 對了 小白跟師兄分手了 她提出的 我知道原因 她說她跟他在一起本就是師兄對她太好 師兄也知道自己不是小白喜歡的那個 但是師兄想努力去感動她 然後小白問我是不是覺得她很壞 我說不會 我喜歡小白的坦誠 但是卻也同情師兄 他真的是一個很好很好的人 我問小白怎麼現在才提 她說她一直覺得很愧疚 但是最近想通了還是說出來 對彼此都好 彼此都心知肚明的事 早點說早點解決 反正結局都一樣 嗯 互相喜歡的都可以分開 更何況是一廂情願的呢 你說彼此相愛的兩個人怎麼可以就這樣分開? 外界因素太多嗎 還是自身因素 這真的是一個令人頭疼的問題
要重新開始新生活了 我是一個 挺懷舊的人 高中的時候總會因為想回到過去而悶悶不樂 總會因為想家而半夜偷偷流淚 道理一直都擺在那裡 回不去了 不想接受不願接受不敢接受 我佩服小白的勇敢與坦誠 她喜歡哪個人她會懂得如何去相處聊天 她遇到什麼事都不會慌張而是細細思量想方設法的去解決 多好 我遇到什麼事除了急就是急 生氣傷心不理人 情商還真是低
兩年 三年 五年 十年。。等你回來後你一定是實現了夢想事業有成了吧 那我離你更遠了 我對你的生活一無所知 你在異國他鄉的經歷等等等等 為什麼不刪除 我曾看過一段文字 它說 世界那麼大 若是刪除掉 那麼就真的像是地球兩端的陌生人再無交集 我不想要這樣 明明是認識的人 為什麼偏偏要變成陌生人 就算你以後結婚了怎麼怎麼樣我也能通過這僅有的微信去知道你的近況 除了這個 真的沒有其他的渠道
再也不見這四個字挺沉重 卻是赤裸裸的事實 再也見不到了 你說過我拍畢業照的時候你會來 你還說要一起看生如夏花 最後一次你都失信了 你要去追逐你的夢想 我之前所想過的未來現在又在哪裡 我那天晚上想了想 好像 我沒怎麼去規劃自己的未來 看到你去追逐自己的夢想我挺羨慕也挺佩服 真好 知道自己要什麼知道自己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我卻迷茫了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堅持的下去去當我的設計 我真的不想再熬夜 我的夢想是花錢不會再心疼 多麼庸俗又多麼實在的夢想 我曾想象過未來 開一家甜品店 我來設計你當主廚 一起上班一起下班 現在 應該是另外一種結局了
交完畢設後準備答辯拍畢業照 然後就這樣 我十幾萬的青春就沒了 畢業前想著快些畢業 現在倒是真的捨不得了 我不喜歡珠海這個地方 因為很多的不愉快都是在珠海發生 可我又很留戀這個地方 那裡有太多太多的回憶 畢業後 我可能會回到原來的公司上班 加班 晚上回去也沒人會陪我聊電話了 也有可能去廣州找個待遇好一點的 但是一個應屆畢業生有什麼資本去談待遇 應該是拿著千來塊的工資買件衣服淘淘寶偶爾吃點小零食然後就沒了 我想存錢 慢慢的存 努力去掙錢 過上花錢不心疼的生活
真的是 再無交集了 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應屆畢業生 一個法國留學的廚師大人 怎麼會有交集
你要開始新生活 我也會有自己的工作 回來後興許都變了 至於變成什麼樣我也不知道 未來這東西太變幻莫測 總之 好好照顧自己 安好。

終要走

見不到了

順風👋🏻👋🏻

"风大雨大浪荡
风凛冽 刮着你脸
你带上帽子
径直走一直走
单身是一种会让人依赖的感觉
像烟 像酒 像你 像他
没有等到的人
爱过甚至被爱过
没有就是没有
他有他的未来
雨很大
不爱了还是矫情"

我沒有貓 也沒有妳。